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珠宝人 > 设计师> 正文

在“后现代语境”下 设计可以构建一种视觉文化和意识形态

时间:2017-11-15 13:50:08 来源:深圳珠宝网

  孙捷,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教授,上海国际设计创新研究院长聘轨教授;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文化艺术专委会副主任;国际设计艺术双年展TRIPLE PARADE主席与艺术总监。

\

  作为有国际影响力的策展人,设计师,艺术家;过去两年,他曾任职于荷兰和丹麦的国家级学院与机构,专注于当代设计艺术的策划,实践和研究,活跃于高层次的亚欧间文化与设计艺术交流。 曾任香港知专设计学院特聘教授,芬兰奥皮奥设计学院特聘教授,荷兰国家创意产业基金会项目顾问等; 2012荷兰文化部曾授予他“优秀文化艺术人才”的荣誉头衔; 2015年他被评为首批的文化艺术类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并出任政府高端人才项目的评委工作。他先后应邀讲学讲座于奥地利维也纳设计博物馆,英国诺丁汉当代美术馆,上海外滩美术馆,荷兰鹿特丹设计学院,比利时安特卫普圣卢卡斯艺术学院,荷兰GR皇家艺术学院研究院,芬兰库奥皮奥设计学院,香港中文大学,香港设计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深研院等等。

\

  作为知名荷籍华人设计艺术家,孙捷是第19届(2012)西班牙ENJOIA’T国际当代设计大奖唯一获得者,意大利PREZIOSA设计奖冠军得主,获多项国际/国家级、省部级设计奖项。 他的设计作品永久收藏于荷兰CODA当代美术馆,美国休斯敦美术馆The Helen Williams Drutt Collection, 丹麦皇家KOLDINGHUS设计博物馆,意大利Fondazione Cominelli当代首饰基金会。先锋的设计作品与研究方向,还有对当代设计文化的理解,让他角逐于众多顶级设计艺术盛会,博物馆与设计周,如艺术与设计鹿特丹2009/2010,荷兰设计周2010/2011,DMY柏林国际设计节2011,多伦多设计节2013,伦敦COLLECT艺博2012/2013/2014, 纽约设计节SOFA 2013,芝加哥艺博会2013,慕尼黑SCHUMUCK2014当代设计大展,米兰设计周2016等等。

\

  Q & A

  首先,能否请您跟我们讲一下您的从业历程,是什么样的因素促使您涉足珠宝设计行业,并逐步成长为一位设计大师。在您看来,从事珠宝设计是不是与其他设计领域有所区别,珠宝设计有着怎样非同凡响的魅力?

  所谓的“设计大师”当然更多是社会对我的能力的一种认可,然而每一个社会角色都对应一个行业和与之相关的知识、技能、人际、社会关系等等。当然,角色的驾驭也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一个人的能力,但是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我其实并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天赋聪明型的人,但我可以肯定的说,我是个极其努力且“高能 ”的人。我总是在挑战自己,全力以赴的做好每一件决定开始的事情。结果总会有“惊喜”,很多时候旁观者看到别人总是成功,却多半忘记了成功的背后是同样比值甚至更多的付出。还有,就是我的这一路,也遇到各种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用心相待,这也让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和感激。

  说到珠宝设计与其它领域设计的区别,当然我们要明白珠宝设计是隶属于实用艺术门类下的首饰学科,珠宝在没有设计的语境下,不过就是一种相对珍贵的材料,但是所有的人文、社会等附加价值的出现,都需要以首饰设计的形式来完成。 首饰伴随人类社会出现开始,它就是非常重要的身份,性格与角色象征,它就不是“身外之物”。不可以简单从功能来定义一个学科,这就好比,你在问建筑师 :“装人的盒子”(建筑)与人的关系?是不是很奇怪,当然,在功能上,我们理解首饰是附属于身体的。它也是唯一存在的,与人的身体发生直接非物质功能关系的物体。好像被我说复杂了。打个比方,佩戴首饰不是为了保暖,不是为了用来吃饭,用来挡雨,而是因为你需要对你的身份、个人修养、品位和社会角色,亦或是个人感情的抒发,所以你会选择佩戴首饰,你也会因此将一件首饰作为礼物送给你了解或珍爱的人。换句话说,首饰佩戴选择的对错,直接会影响你的种种,这就是“点睛”之力。相对于同样跟身体接触的时装,首饰本身与身体没有那么多关系,更多有关系的是与佩戴者和观者之间。

  再回到首饰,简单说来,它是一门非常特别且在方法学上相对独立的学科,作为一种设计与艺术的“语言”,其变迁与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同时进行着。从史前人类佩戴贝壳、兽角、兽牙、兽爪等,作为美和地位象征;到中世纪后期与文艺复兴时期,佩戴首饰演变为文化、财富、社会地位、礼节等的表现;随着社会与文明的变革,首饰不仅依旧具备其在千年发展史中的所有属性,在现当代文化的语境中,又能够成为一种设计艺术的表现手段并可跨学科发展。小小的首饰,其发展史多少都牵扯着人类的文明和时代的发展,而且在社会关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和作用,如:从帝王皇侯所佩戴的首饰,再到社交礼仪的首饰,以及“你与我”情感关系的首饰。作为一门学科,首饰牵扯太多相关内容,从历史、文化、艺术、商业、科技、材料、考古、手工艺;再到人、情感、审美、时尚、品位、身份象征、礼节、社会学等等。首饰绝对并非仅仅是装饰品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其内容在与人,与社会文化的关系。“设计”是 “首饰”这门“语言”的表现手段之一,水平的高低,取决于其表达能力,包括审美、造型水平,时尚、艺术品位,材料应用,工艺把控,新概念、创意表述,人文关怀等。首饰与珠宝设计看似门槛极低,谁都可以弄个Bling Bling往身上一挂的东西; 殊不知,想要真正入门,它 “水”可深着呢。 

\

  在您的众多作品中,您最中意的是哪一件,能否跟我们讲一下您创作这件作品时的心路历程?

  其实,在国内的网上大部分观众看到的只是我的一部分作品,三三两两,也都没有一个时间轴便于大家理解。不过,感谢你的细心,你还是发现了不同系列之间在造型上有抽象与具象的变化。其实我自己也很难解释,每个系列的出现,都是某个阶段自己对生活、对艺术、对设计等等的一个映射,提炼后成为我的作品的概念,然后我会思考应该用什么样的形式和形态去表现它,这就是创作的过程,是痛并快乐着的。痛,是因为你想要挑战自己,希望有不一样,还要能说明白;快乐,是因为过程中你也会学习和成长。比如去年完成的最新系列 “YOUNG & BEAUTIFUL”(花样年华),这个设计灵感来源于莎士比亚经典作品《第十二夜》中主人公“坠入爱河”的复杂情感。作品透过冰淇淋融化时不同的造型特征,将人在面对“坠入爱河”时的那份抑或转身离去、害怕、忐忑、犹豫、害羞(如同冰淇淋一般慢慢融化),抑或全心投入、接受、勇敢去爱(如同享受冰淇淋时难以自拔)的心情以微妙而含蓄的方式表现出来,每个人关于“爱”的经历也是独一无二的,正如每一支独一无二的冰淇淋。后来设计创作的过程中又和欧洲的水晶制造商,荷兰著名摄影师合作,还有画廊的个人展览,又更好的把这个概念表现了出来,整体就非常的完整。但,作品和灵感背后,感性的部分,事实上,的确是我在14年底一次工作的旅途中完全无意识的爱上了一个人,在飞机上我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坠入了“爱河”,那个时候我的内心真的是无法控制的,完全“blind”,回到荷兰后我就想坐飞机立马倒回去,给学生上课时我都时不时跑神;我的大脑告诉“不可以,稳住”,哎呀,整整的几个月,就是这样,那个过程真是……后来,我的那支“冰淇淋”最终还是在我手里,眼睁睁看着它,“融化”掉了。

  后来我在考虑新的作品系列,就决定将自己生活的感受升华作为设计的概念,借助了莎士比亚的诗歌《第十二夜》中他对爱情的文字描述,作为设计灵感,就创作出了YOUNG & BEAUTIFUL 这个系列共38件不同的设计,每一件都是一种人面对爱情发生时的态度和状态,很有意思的。后来在去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德国慕尼黑、瑞典斯德哥尔摩、中国北京、上海的画廊个人展览上,反响都非常的好,通过我的现场解读,观众和媒体们都很惊讶。

  可能相比大多数设计师和艺术家,我的左右脑发展还是比较均衡,也许是因为我在设计教育和策划管理等方面的发展,所以我会相对理性很多。但是确实我是有着浪漫情怀的人,浪漫本身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在工作方面你很难看到我的浪漫的一面,更多看到的是我在人文关怀的一面。全世界,无论是工作还是旅游,我也跑了很多的国家,加上自己对文化感兴趣,总是会去洞察种种细节。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发达程度,是由物质和人文两个方面来决定的。物质是下层建筑,基础;人文是上层建筑,是高度。我想,作为一个存在着的“人”,即使不是设计师或艺术家,人文关怀的多少暂且不说,但基本的人文关怀是一个健康社会的底线,是非常重要的。

\

  在您看来,东西方珠宝设计的最大差异是什么?当前在市场上,其实有很多兼具东西元素和神韵的作品,那么您觉得在一件作品中融合东西元素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从学科而言,真正有价值谈论的应该是“设计的内容”,所谓的东西方差异,更多的是文化导致的审美形式和情趣的差异。设计的内容创造了造型,然后是色彩,然后会是材料,实现的过程会考虑工艺。也就是说,造型表现了内容。这是一个良性的逻辑。但并不代表不可以先从色彩和材料进入来考虑设计和内容,只是设计师在此时需要考虑的立场不同罢了,也会受到很多设计的限制,导致无法很好的表现创造力。一个有水平的设计师有着很好的对材料本身属性的控制,任何材料到了他的手上,都可以以一种新的方式,根据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呈现出来,能够把普通的材料创作为昂贵的设计作品,这本身就是能力高低的体现。当然,在物质还比较匮乏的阶段,材料就成为了第一位的,这个还是好理解的。

\

  当前,中国珠宝消费市场以空前的增长速度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品牌进入淘金,如果让您设计一款针对中国消费者的珠宝,您打算从什么样的风格着手?又会将它赋予怎样的元素和精髓?

  “风格”在英文中是两个词“Trend”“趋势”和“style”“格调”,它本身是时尚的一个用语,代表的是某一个时期大众社会关注和感兴趣的内容和形式。也就是说风格这个名词的关注对象仅仅是某个特定时期的某个社会大众群体,它涉及的不仅仅是设计,还有经济、社会、心理、制造业、品牌等多方面的影响。风格本身并非是一个学科名词,更不应该是设计师在设计创作时原创的发生点,仅仅是作为对市场的思考的一种借鉴。因为设计的结果是要对近期或远期的未来发生影响。所以,所谓的元素和精髓,更多应该关注到设计的思想和内容,以及形式与工艺与材料之间的联系。

  你觉得成为一个成功的珠宝设计师不可或缺的特质或者说要素是什么?很多珠宝从业者会对商业和艺术的冲突和平衡有很多困惑,您怎么看这两个方面的此消彼长?

  商业与艺术从来都没有矛盾,两者一定是相辅相成才可得到发展,它俩的关系就像是“房子的墙”(商业)与“房顶”(艺术)的关系,这两者缺一个都是不完整的,通常出现的矛盾恰恰是商业与艺术的不平衡发展导致的。单向的发展到一个阶段就必然畸形化。

  设计很多时候就是实现商业化与艺术追求过程的方法,因为优秀的设计能够平衡艺术的表现力,同时又能够引领市场,达到商业的成就。在今天“后工业时代”这样一个背景下, 设计已不是“设计”,我们对于“设计”的理解也需要更新。这里我想提到的是一个“当代设计文化”的概念,“设计”不仅可以直接作为社会生产力,在“后现代语境”下它可以构建一种视觉文化和意识形态,从而成为强有力的社会生产力与影响力,如何理解“当代设计文化”在第三产业中扮演的“高附加值角色”?它也是一个思维方式和观察角度的问题。如何理解“设计文化”这个概念,打个比方,喝水的杯子是每天都要用的,“设计”在工业时代的背景中,谈的更多则是技术材料和功能,并不牵扯文化,“设计”成为了为满足工业化生产的“工具”——好看、好用、好卖;然而,茶杯的设计除了喝水的功能外,则一定要考虑茶文化,但是它却又不是我们每天一定要用的;首饰与相关奢侈品的设计,则属于后者,设计文化在其中扮演者相当的角色,不是戴不戴,怎么戴的问题,而是戴什么,戴谁的,戴哪里,和戴去见谁的问题,你需要考虑创作者,佩戴者与观者之间的关系。你看,这就有意思了吧?

\

  也请您评价一下中国珠宝设计,评价一下我们的时尚周。

  从欧洲回到中国仅仅一年多,说实话,我觉得很难去评价中国目前的珠宝设计,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设计相关的问题上需要努力,并非只是设计师的努力,还有品牌、企业和制造业,行业对设计价值的认知。因为归宗揭底,没有设计,珠宝不过就是一些好看的石头,哪有什么品牌和行业生态可言呢?

  对于时尚周,如此完整和精心的准备安排策划,我开始都不相信这是第二届的深圳珠宝时尚周,不得不说团队的整体策划组织水平相当的高。深圳作为“设计之都”,“时尚之都”,需要名副其实,就需要珠宝时尚周这样的高层次活动,才能够逐渐对世界造成影响力。我真心期望它更够持续并越来越好。

  最后请您对成长中的珠宝设计人才讲几句发自内心的建议。在从人才到大师的演进过程中,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在您看来,年轻设计师在提升自己时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从一个大教育的角度(非仅仅是学校内的小教育),我依旧认为教育是非常“神圣”的,神圣的不是作为教育的发生者——教育者,这个角色;而是教育这件事情,是非常神圣的。它的过程和方向直接或最大化间接影响着一部分人,乃至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的价值观、世界观,以及其人生观。当然也看我们聊哪方面的教育,哪个阶段。我接触的更多是高等教育,学生们有着不同的国家和文化背景,中国、荷兰、丹麦、芬兰,也是够多了。你很难用一种逻辑或方式去引导学生。在我看来,我作为一个高等教育工作者的时候,我更多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与学生们平等相处的“导师”,我的价值是尊重每一个个体的前提下,帮助他们成长,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这也是授之于“渔”和“鱼”的区别。引导的过程也是一个交流和信任的过程,他若有内心有热情,我帮助他点燃它;他若有天赋,我帮助他学会使用它;他若有其它的能力,我帮助他将其他能力嫁接。让学生学会去发现和解决问题,并独立认知,比专业的“技法”重要无数倍。这个过程中,我的心态也很重要,它是一个分享的过程,是很单纯的。 

  很多时候,我发现,一个人格和价值观相对完善的学生,他的独立学习和控制能力也相对强,我需要做的真的只是正确的引导,给他自己思考的空间,他自己就会发现问题并想尽一切办法去解决。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学生在我的课后会收获什么,甚至我都没有去调查过这个问题,因为都是因人而异的。有的学生收获设计的方法,有的收获理解,有的收获技术,有的收获一种看事物的视角。对我而言,我很高兴我还有除了教设计知识以外更多的感染力和东西可以和大家分享,同时,我也在学生身上收获一些东西。作为教育者,最大的开心莫过于我曾经的学生成长的很优秀,最好能够超过我。

将本文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