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珠宝人 > 设计师> 正文

小小胸针里,藏着一条“海上丝路”

时间:2018-05-17 13:34:08 来源:广州日报

\

图:海上丝路大项链。

\

图:海上丝路小胸针。

\

图:阿酷米拉花园的Tima时光胸针。

\

张小川,广州艺术家、独立首饰设计师。

\

张小川乐于探索不同材质与技艺在首饰设计之中的运用。图为蜡模雕刻。

\

通过勾线,平面纸神奇地变成了立体纸。

\

通过不同色阶的蓝色丝线色阶对比营造海洋的复杂感。

\

图:“海上丝路”系列的大胸针。看上去是一个蓝色圆球,却像地球仪般可以转动。

\

图:在广州正佳广场展出的“昆虫志·蜕”主体装置。

  你印象之中的首饰是什么样子的?用贵金属制作,有着华丽却坚硬的外形,彰显着佩戴者审美与经济实力?

  这一切或许已然被颠覆了。中国最顶尖的独立首饰设计师之一,来自广州的张小川用她的新作品“海上丝路”系列给出了最新的对于未来首饰设计趋势的理解:首饰将逐渐走向艺术化、装置化,包括丝绸在内的越来越多充满想象力的时装面料将在首饰设计中得以运用。

  日前,在刚搬进去不久的小川工作室里,张小川以其刚刚从米兰设计周归来广州的首饰系列“海上丝路”为媒介,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张小川,2013年因“无患”首饰系列胸针声名鹊起,成为了广州设计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成为了中国的配饰设计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最近,张小川带着她的新作品——代表中国亮相意大利米兰设计周的“海上丝路”系列回到了广州。

  如果说当年让她一夜成名的“无患”,是已经足够多角度供人旋转观摩的立体平面作品,那么“海上丝路”绝对是最新360度的多维艺术升级版。从立体作品到多维艺术品,张小川认为,这是她作为首饰设计师的“最新创作语言”。

  这种探索在“无患”系列之后的“无序”系列也可见一斑。“无序”系列是由竹丝编织包裹的有机形态的白陶瓷,每一个都出自张小川前往景德镇亲自烧制的作品。而这一系列也成为了被瑞士卢佳诺博物馆永久收藏的艺术首饰作品。

  这种将立体首饰雕塑化的探索,自然与张小川广州美术学院雕塑专业的背景密不可分,并且在“海上丝路”系列得到了充分体现。“我在思考雕塑的时候是从360度去想。同样的,这种思维我也运用在了我的首饰作品里。”

  以“海上丝路”系列为例,张小川将她的设计理念以及对于未来设计趋势的理解娓娓道来。

  亮点 材料与工艺的跨界呈现新融合

  如果说,多年来张小川一直最痴迷的是实现金、银、木、绢、瓷、宝石等材质跨度融合。而她使用跨界材质上的创意在“海上丝路”这个系列作品之中表露无遗,在金、银、木、绢、瓷、宝石以外,她又增加了一项“新嘢”——“丝”。

  张小川指着“海上丝路”的大项链(见图1)解说道,这在这个项链之中,正是以中国传统时装面料里的“蚕丝”,利用绸缎褶皱的纹理剪裁成线状,再借鉴蚕吐丝的大自然结茧孵化状态,以“乱缠”的手法装饰在首饰上。其实在通俗的首饰成品里,设计师们会偏好选用传统意义上“本身具有一定价值”的物料,比如贵金属金、璞玉等,因为这样能让首饰流通于市场时拥有与材料等值的价值。但张小川在这一点上拥有完全不一样的见解:首饰真正的价值,应该体现在设计师的设计创作上,而不必拘泥于传统的物化价值。

  采访之时,记者以手掂量了项链,明明目测拥有几颗“金珠子”,为何净重如此轻盈?张小川笑着说,这就是隐藏在她作品里最隐晦的“工艺新混搭”。

  原来这宝贵的“金珠子”其实是木胚心的木珠,在经过传统手工的失蜡法铸造后,再采用了铸造漆器所用的工艺完成24K真金箔的贴金。“我希望通过材质与制造方法的真正无痕迹融合,来实现我想表达的东西方元素的交汇,”张小川表示,“新材料以及新工艺,其实都会在我制作或实验过程中混合着来用,最终成型给消费者时也许根本看不出任何痕迹。”

  张小川一直将自己放在“新人”的位置上,因为她认为“永远的好奇心”才是创作的真正原动力,“在艺术首饰上本来就会尝试许多新派的材料,以前我可能会用河里面的一颗小石头,现在我开始用到服装上的丝线,未来会用什么呢?不知道,因为我自己也很期待。”

  难点 在方寸间打造微型雕塑

  这个蓝色圆球拥有着海洋一般的神秘肌理,散发大海的深幽蓝色圆球,同时,它神奇得像一个地球仪般可以转动……它浩瀚仿佛如大海,却细微到是项链是胸针。

  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目标,张小川希望在“海上丝路”上做到的,正是这种在极其微小的空间里打造出具有雕塑感的多维空间体:摆在桌面时,它能生动立体;捏在指间时,它能随着外力不规则转动;正面看它是平面,背面看它是立面;侧看,它是一个由平面加立面组合成的多维可动体。

  “海上丝路”系列,无疑是成功的,而它更是充满想象力的。

  1 合成平面与立面

  从纯手工的起模、雏形、打磨、成型、装饰、修整到再成型,张小川认为“海上丝路”有趣的第一个难点正是关于平面与立面的有机合成。

  “海上丝路用的是我对于海洋的语言来设计的。例如在首饰上,一面平坦的是代表东方,一面圆的是代表西方。”张小川认为,东方人古代的思维大部分是平面的,比如东方的衣服,它是可以铺在一个平面上展示的;而西方是有骨架的需要立起来做的,也就是立体剪裁。所以她为“海上丝路”的大胸针做了两个面——它们没有正反之分。

  张小川解说道:“这关键在中间做了一个轴,灵感源自西方的地球仪,能让这平立两面结合之余,还营造出可以360度活动的一个多维立面。”(见图2)

  2 在材料上“软”“硬”兼施

  在大多数首饰都还是“以硬碰硬”地镶嵌合体时,“海上丝路”就实现了新颖的软硬兼施。

  “软”指的是在这个系列中所运用的面料“丝”,而“硬”指的金漆包括的装饰外框。“海上丝路”大项链(见图1)的中央有一颗点缀装饰,用的是镂空设计的金漆外框包括由丝线乱缠而成的“蓝色软心”。

  张小川表示,“这个镂空设计灵感来自古中国的窗花,是种更隐性更内敛的东方韵味。我觉得软的材料在与硬材料碰撞时,而这种软硬兼施会让首饰透出一种有温度的特别力量。”

  3 通过光影实现复杂纹路

  想要营造栩栩如生的“海”,“海上丝路”通过光影的魔术与两个“乱”的设计来实现。

  一个是“乱缠”。在制作前期经历了时长数月的海洋资料的考究,张小川通过不断尝试拼合的各种不同色阶的蓝色丝线,不断试验得出了蓝色丝线的各种微妙色差的混合,营造出关于海洋看似“错综复杂”的航道轨迹感。“在制作的过程中,我做了许多小实验,比如光线折射在海洋面上的蓝。在这个系列中,蓝不仅仅是一个海洋,而是一个中西文化的交汇。”

  另一个是“乱针”,也即“乱针刺绣”。张小川运用在“海上丝路”里的刺绣工艺,是种白色重叠的繁复曲线,而曲线形态与走向像极了海洋白鲸的生态轨迹。张小川认为,她在首饰创作的过程中对不同材料,不同肌理,不同制作手法的尝试,包括用真丝布料手工打皱固定,乱针刺绣,暗线固定,丝线缠绕技法等,这个过程有趣度不亚于首饰成品本身。

  趋势

  小首饰走向大装置

  “小的首饰放大成艺术装饰,让人佩戴之余,还能无限放大至让人能进入感受它,这是我认为首饰未来可用作探讨人与自然,自然与生态之间的可持续发展的一个载体。”张小川认为,也许整合设计将是首饰未来的关键出口。而此前在广州正佳广场展览的公共系列艺术活动“昆虫志系列·蜕”,就是张小川一手打造的巨型苍蝇模型的装置艺术展,灵感源自她闻名时装界的“飞行家”系列。张小川兴奋地比划道,“现实中我没有办法把人变小,但我可以把首饰变大,所以艺术装置等于是我的显微镜所看到的世界一样,人可以变得小,走进我幻想中设计的一个空间,比如森林、花园等。”

  将“小”放“大”,再加以艺术的留白,结合参与者的互动而完成的装置作品,这正是首饰未来可预见的新的延展方向。而如何将这种零碎的东西整合起来加以设计再输出呢?答案也许是整合设计。

  谈及整合设计,张小川认为这将是首饰艺术里非常有趣的探索领域,她认为首饰本身是可以通过设计手段,让它带来一些更有意思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比如作为一枚首饰,它被人以各种方式佩戴着,作为一项装置,它被人们用不同方法进入并感受着。“未来我会想象当这个首饰无限放大之后,它跟这个世界跟这个空间包括跟光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在张小川今年发布的“阿酷米拉花园”中,她说她比较喜欢选择胸针来佩戴——因为对比耳环,胸针是比较优雅的点缀选择。在其中一个贝壳设计之中,中间空掉的部分其实就是模拟贝壳被海洋冲刷侵袭后的自然状态。而假以时日,这些在小首饰之中呈现的状态与理念,或许未来都有可能成为一种艺术装置,带给人们沉浸式体验与更大的视觉冲击。

 

 

(深圳珠宝网www.0755zb.com是泽木文化传播精心打造的国际性专业珠宝首饰资讯平台,是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的官方网站。)

210

将本文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