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潮流 > 奢华腕表
奢华腕表

要争气,中国品牌去了敦煌

发布日期:2019-10-29   来源:互联网

  10月21日,冯绍峰来到了敦煌,作为品牌代言人,出席飞亚达2019时光勋章品牌盛典。

  舞台上,他说“飞亚达是一个会飞的品牌”,声音有些颤抖,很激动。

1572330546616771.jpg

飞亚达品牌代言人冯绍峰出席敦煌盛典

  飞亚达有航空主题腕表,有航天系列腕表,有大师系列敦煌主题“飞天”表款,还真是一个“会飞”的品牌。而且,作为民族品牌,飞亚达也承载了中华民族再次腾飞的梦想。

  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敦煌画派”艺术家侯黎明,在活动现场跟来宾们分享,他说自己在敦煌临摹壁画、研习敦煌艺术近四十年,莫高窟的窟壁上记载了中国过去上千年的昌盛,他内心特别“期待今天国家的重工和轻工产品,都能再次在世界占到中上水平”。

  今年3月,我们在巴塞尔钟表展看到飞亚达捧出大师系列敦煌主题腕表,它的珐琅工艺,它的艺术之美,得到世界各国观览者的赞叹。

2.jpg

飞亚达大师系列敦煌主题珐琅腕表

  70周年国庆阅兵之时,伴随我国空军“攻击-11”无人机第一次亮相,飞亚达发布了同名的“攻击-11”无人机主题限量腕表,以未来无人机为灵感,设计前卫、惊艳,如同科幻电影里的未来工具。

3.jpg

飞亚达马赫系列“攻击-11”无人机主题腕表

  侯黎明所期待的事情正在当下发生。

  上九天“揽月”

  飞亚达品牌诞生于1987年的深圳,是国内第一家钟表上市企业,是中国钟表行业发展的重要参与者与见证者。建国70周年之际,飞亚达入选CCTV“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品牌”。

  在敦煌,飞亚达也展示了过去数年间在“飞天”这一主题上,与国家相关科研和军事单位合作所取得的丰硕成果。

  马赫系列,与中国航空事业合作的表款,在“攻击-11”无人机主题腕表之前,飞亚达已经推出了数枚空军战机相关表款:与歼-20联名的限定腕表,与“空中飞鲨”航空母舰载机歼-15的合作表款,还有枭龙主题腕表等等。

4.jpg

飞亚达2019时光勋章品牌盛典现场展览 – 航空系列

  飞亚达亦与载人航天工程有不解之缘,在敦煌,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沈力平告诉我们,“航天手表,是一个航天员必不可少的随身设备”,如何为中国航天员配备一款能在外太空使用的手表,是载人航天工程启动时其中一个重要项目。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飞亚达与载人航天工程合作研发出中国人自己的第一块“太空手表”,陪伴航天员杨利伟搭载神舟五号首次进入太空。

  再后来,飞亚达自主开发一枚多功能计时机芯,10倍于国标防磁水准,从零下到零上80度都能够准确走时——“神舟七号舱外航天服表”,与宇航员翟志刚一起步入太空,顺利完成“太空行走”任务。

5.jpg

2019时光勋章品牌盛典发布的飞亚达航天系列复刻款腕表

  这次敦煌的活动上,飞亚达在自主机芯的道路上更进一步,再一次发布了两款非常重要的自制机械机芯。

  其中一款名为“飞翼”自动机械机芯,镂空装饰摆陀融合飞亚达飞鸟图腾,亦如战斗机俯视外形,故以“飞翼”为名,这是一枚重要的基础机芯,未来大有可为。

6.jpg

飞亚达“飞翼”自动机械机芯

  另一款是“揽月”自动机械机芯,如其名字,它带有月相和日历功能,这次敦煌发布会上,飞亚达首次运用该款自制机芯,推出全新大师系列敦煌主题月相腕表。

7.jpg

飞亚达“揽月”月相功能自动机械机芯

  敦煌文化再一次被融入腕表之中,北斗七星、华盖星天后座等天文元素在月相盘上显示,阿拉伯文字时标则展现出世界各地文化在敦煌的交融。

  敦煌主题月相腕表一共有三款,金色表壳搭配黑色和白色盘面各一枚,月相处表盘上以月球坑纹装饰;另一枚使用天然陨石盘面,特有的魏德曼花纹非常漂亮。

8.jpg

飞亚达大师系列敦煌主题月相腕表

  制作表盘的陨石也称陨铁,是来自外太空的流星,在大气层中燃烧未尽而落到地面的剩余物质。它的主要成分是铁镍金属,金属在高热下形成了特殊晶体结构,切割后所得到的表盘花纹每一块都不一样,因此每一枚陨石盘月相腕表都是独一无二的。

  飞天与藻井

  敦煌主题月相腕表,是飞亚达今年再一次与敦煌文化相结合的作品,年初巴塞尔展上的珐琅工艺表款,则是把石窟内精美的壁画以掐丝珐琅工艺,微缩在方寸表盘之上。

  珐琅工艺腕表一共有九色鹿、飞天、胡旋舞和藻井四个主题,每一只表盘上都讲述了敦煌上千年历史中一个有趣的故事。

  九色鹿的故事,曾经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搬上了大荧幕,以水墨画形式展现鹿王舍生取义的故事,给一代国人留下美好记忆。

  电影九色鹿,和飞亚达的九色鹿腕表一样,都是以莫高窟第257窟北魏时期所画“鹿王本生”的故事为灵感创作的。“本生”是一个佛教词汇,指佛祖无数个“舍身取义”的前世修行,正因为这些修行,佛祖才能成佛。

9.jpg

飞亚达大师系列敦煌主题九色鹿腕表

  飞天,是另一个国人熟知的仙人形象,起源于印度佛教,有男有女、负责奏乐起舞。传至中国后,逐步从莫高窟南北朝时期壁画中的雌雄难辨形象,演化到后来唐宋时代的天女形象,具有祥瑞之寓意。

  飞天腕表,盘面画作取自莫高窟第321窟初唐时期飞天壁画《菩提树双飞天》,天女或吹奏横笛,或手持莲花,飘带随风舒展,如仙女缓缓飘落人间。腕表有独立指针和偏心盘两个款式。

10.jpg

飞亚达大师系列敦煌主题飞天腕表

  藻井,原本是中原建筑中的一个穹顶样式,因传统建筑多为木质结构,为了“防火”,工匠在穹顶上绘制水生植物图案,代表“水”来克火。后来藻井内的图案不再限于此,有吉祥寓意的龙凤等都可以是藻井绘画的主题。

  这种中原建筑样式沿着丝绸之路传至敦煌,莫高窟后期石窟大都采用“藻井”式窟顶设计,有龙、有凤、有兔、有佛、有莲,图案极为绚丽华美。飞亚达以莲花题材为灵感创作了藻井主题腕表,莲花周围环绕着四身飞天。

11.jpg

飞亚达大师系列敦煌主题莲花藻井腕表

  胡旋舞,是古代中原汉族人对西域少数民族“胡人”舞蹈的称呼,胡人旋转起舞的场景在敦煌石窟里有比较多的记载。

  飞亚达胡旋舞腕表,选取莫高窟初唐时期第320窟内的经典场景,胡旋女头束高鬓,颈戴项圈,穿着胭脂红色长裙,单脚立于地毯上,裙子随着舞女的旋转而摆起。

12.jpg

飞亚达大师系列敦煌主题胡旋舞腕表

  敦煌壁画,是历代能工巧匠以传统朱砂、青金石、绿松石等颜料画作,精美华丽,在大漠干燥的环境中才得以保存千年,后人方能观摩仰视。

  而珐琅大师,用精湛的手艺,将这些精美绘画与故事,真实呈现在这一系列腕表之上,让敦煌的历史与辉煌,以另外一种艺术形式得以传承。

  墙壁上的博物馆

  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官宣”开启东西方商业贸易,此后超过1500年里,无数的商旅使团相互往来,西方运来骏马、玉石、香料、葡萄美酒,东方送去丝绸、茶叶和陶瓷。

  汉武大帝彻底征服匈奴后,沿着祁连山脉向西北先后设立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又称河西走廊,是丝绸商队西出长安的必由之路。

  当祁连山的绿树忽然被金色沙丘所替代,沙丘之下零星散落的绿洲,便是敦煌,再向西,绿色尽失,只有一望无垠的沙漠。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敦煌成为“丝绸之路”上的要塞。

  东方使团向西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北出玉门关,另一个是取道南边的阳关,沿着这一南一北两条丝路穿越沙漠里数十个西域小国,再往中东和欧洲。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讲的就是这敦煌郡的故事。盛唐时代的文人墨客来到戈壁大漠,总是抑制不住吟诗作赋的冲动。

  西行的人们就要离开祁连山的庇护,而东进的驼队也刚刚穿越绵延千里的大漠,停靠补给是必然的,敦煌逐渐繁盛起来。

  后来人们停下脚步,在敦煌开始货物交易,然后再各自返回家乡,有人干脆定居下来。时间推移,敦煌汇聚起不同的文明和民族:印度佛教,中原儒家和道教,欧洲文化,伊斯兰文明,等等,它们在这里相遇,交融。

  国学大师季羡林曾表达,“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再没有第二个。”

  交融的文明被保存记录下来,是巧合,也是必然。沿着丝绸之路传播的印度佛教文化,受到从当政者到老百姓广泛的虔诚信奉,凿窟修行、供养礼佛,成为延续千年的“风尚”。

201910281572232566880.jpg

  莫高窟弥勒大佛,便是在盛唐女皇武则天的授意下兴建,高达35.5米的弥勒佛,是保存至今的第三大古代佛像。

  敦煌留存于世石窟超过800个,其中成千上万的雕像和壁画,以及莫高窟藏经洞逾万卷文字,不仅记录了佛经故事,也保存了各种文明的融合,还有各个时代的民生趣事,同时也为艺术家留下各种精妙的绘画工艺与技法。

  莫高窟更是以700多个石窟,超过四万五千平方米的窟内壁画,成为世界物质文化遗产,人们将敦煌比喻为“墙壁上的博物馆”。敦煌,不仅是中华文明的历史宝库,更是世界文明的记录者,敦煌是人类的敦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