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珠宝人 > 设计师

传统元素在现代珠宝工艺中的传承与创新

发布日期:2019-05-29   来源:深圳珠宝网

  传统首饰在特定年代,是令人迷醉的时尚潮流。现代珠宝,是时下生活方式、生活品味的外化。珠宝,不仅需要现代工艺的反复打磨,更依托由内而外的气质做底色。这种气质,源于传统工艺。

  传统珠宝工艺简述

  传统珠宝工艺具有精致灵秀、庄重明艳、流光溢彩等特征,能工巧匠赋予其“物我合一”的品性。最典型的传统珠宝工艺有以下几种:

  玉雕,作为最古老的加工工艺之一,唯有精雕细琢方能将璞玉打造成精美的工艺品。美玉赋予美人的不仅是外在的华容,更是内在的风度,文化的涵养,灵动的品性和人格的温润,这些特质是珠宝传承千年而不落窠臼的原始魅力。

  累丝,又称花丝、细金工艺,讲究以小见大,是传统奢侈品工艺的典型代表,繁复的工艺,珍奇的用料,成品完成后,便拥有了“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般的璀璨与华贵,如万千星辉藏于苍穹之中,轻轻一瞥,便永世不忘。

  錾刻,一錾一刻间,赋予珠宝维度的提升,呈现浮雕般的效果,实现从扁平到立体的完美蜕变。能工巧匠充分挖掘蕴藏在物料中的真性情,加以个性化的塑造,时光纵然过去千万年,那方寸间的纹路肌理,一笔一划,备求工巧,风度翩翩。

  烧蓝,釉料经过高温反复烧制,经过炽热的淬炼,焕发出绚丽的色彩,拥有珐琅彩那般奇幻的效果。这种凝固下来的炽烈的美感,是尊贵的象征,无比夺目却不失沉稳、庄重的色泽,令人瞩目。一举手一投足,每一个眼角、发丝,均是极致的典雅。

  点翠,点翠工艺最为活泼,翠蓝色和雪青色为主色调,将彩羽镶嵌、粘贴其中,色彩明艳,光泽靓丽,永不褪色,可谓“金络擎雕去,鸾环拾翠来”,赋予珠宝无穷的想象力:山间潺潺的溪流,荷塘缠绵的月色,小径绵柔的清风,恋人闪烁的明眸......

  传统与现代的时代命题

  传统工艺呼唤时代风采。珠宝设计要考虑市场环境的特定性,中国珠宝首饰设计不同于西方,不局限于造型的夸张、材质的特殊,更强调在继承传统美学、民族风格的基础上,进行本土化的传承与创新。传统工艺中的花丝、珐琅、素面等技艺,如能巧妙地应用于现代珠宝首饰中,便能推动现代首饰审美趣味的升华。

  现代珠宝有待传承创新。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传统珠宝工艺中也存在“题材较为单一、风格趋同,部分匠人审美水平偏低,缺乏足够的创新能力”等情况。稍显模式化的图案和技术也难以推动传统工艺的进一步发展。现代珠宝首饰的任务是在继承传统工艺精髓的基础上将其加以发展,寻求不竭的艺术表现力。

  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创新

  笔者从事多年金银细工制作技艺研究,在珠宝造型艺术上潜心竭力,积极推动传统工艺与现代设计语言相结合,提炼传统珠宝工艺中“风、雅、趣”三种特质,在现代珠宝设计中相得益彰。

  风,是珠宝原始魅力的承载。“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成为古典文化里的一种源自民间、讴歌美好、代表自由的绝美意向。中国古代金银器制造工艺,为传统珠宝“风”的色彩注入了内核,给我们现代珠宝艺术带来“春花秋月、亭台楼阁、高山流水、宇宙人生”等诸多启迪。2013年笔者设计创作了金银细工大摆件《大隋龙舟》,主要采用金、银、铜、钢以及合金材料,并配以珍珠、玛瑙、松石、珊瑚、青金等上万粒宝石镶嵌其中,集金银细工制作技艺之大成,全面发挥艺术造型技艺内涵,着力表现金碧辉煌、壮观华丽的艺术效果;同样,2017年,笔者设计创作了《金玉满堂》葡萄松鼠花丝银壶,将金银细工之精华浓缩于方寸之间,通过精湛的花丝及錾刻工艺,以小见大,尽情的展示了传统金银细工技艺在现代珠宝领域的张力与魅力。在制作上,采用弹、錾、雕、镂、镶嵌、掐丝、珐琅等多种传统技艺,《大隋之舟》获2015“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雅,是珠宝内在气质的流露。“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倾国倾城的仪容,顾盼生辉的神采,伴以珠宝的点缀,精致到骨子里,便是汉唐王气,便是大气沉稳、雍容华贵的象征。2016年,笔者创作设计的银掐丝珐琅镶嵌《天珠灯》系列作品,着力展现珐琅彩奇特的透彩效果,采用粗细不一的金银细丝,编织出图案多样的镂空银丝球。在透空的球面上烧结透光的珐琅釉彩,再以镶嵌手法配上各种名贵的宝石,内部配以光源,形成丰富多彩色彩斑斓的奇幻效果。2018年,笔者创作设计了《富贵荣华》、《金瓯纳福》足银点金酒杯,采用传统失蜡铸造以及现代精工珠宝工艺相结合,融入纳米喷镀、钻石精工等多种创新工艺,通过金银分色搭配以及钻石火彩效果,由内而外的散发出皇家雍容华贵的气息,完美的诠释了珠宝工艺的大气磅礴。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金银细工制作技艺的又一突破性精品力作,充分表现出传统珠宝恢宏辽阔的格局,既有风华绝代的个人色彩,又有丰满厚重的时代之姿。

  趣,是珠宝动人故事的呈现。“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的妙龄女子的形象,描绘出菱叶萦波、曲径通幽、笑语盈盈、暗香拂袖的美丽爱情故事。现代珠宝镶嵌工艺则可更多借鉴点翠的手法,告别略显呆板的现代风格,赋予珠宝更加瑰丽的想象色彩。笔者在珐琅工艺设计中,擅于借鉴点翠首饰的配色,在纯银胎底上做出羽状纹理,再用透明蓝、绿色珐琅模拟翠羽的纹理与光泽。2018年,本人设计创作了《喜上金梢》七宝烧银壶套组,通过工艺改良及理念创新,将日本七宝烧珐琅工艺与中国传统金银细工相结合,借鉴七宝烧珐琅晶莹剔透,色彩绚丽的特点,结合中国水墨画风表现手法,栩栩如生的展现了两只喜鹊登金梢的形象,使这件作品成为金银细工领域里程碑式的突破之作。点翠工艺自由、浓烈、奔放,在视觉效果上取得金翠相互辉映的效果,足以彰显这个时代多元、开放、包容的风度。传统珠宝工艺,历经时间洗礼,依然摄人心魄,绽放出新的生机。